文学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机构设置 | 党群工作 | 师资队伍 | 人才培养 | 学科建设 | 科研工作 | 教学研究 | 学团工作 | 校友工作 | 青大首页 
学团工作
学团动态
学生会
校园文化
学生管理
奖助管理
就业指导
学子风采
当前位置: 首页>>学团工作>>就业指导>>正文
 
忆我宿舍的兄弟
2014-06-23 13:21 bianjibu    审核人:

2014年5月9日,也就是青岛大学百纳中文基金会成立的前一天,偶然机会来到大学,索性去看了一下我的20年前的2号B区504的宿舍。面目依旧,物是人非,宿舍内的一对怔怔地扫了我一眼,我当然也是没趣地离开了。

依稀记得22年前秋雨后报名的那一天,学校很正规,宿舍的上下铺是贴了名字的,望着窗前渺茫带有海腥味的雾气,寻思着这就是我的大学了。陆续到来的是刘中东、陈华、葛贇、吴科业,珊珊来迟是赵颂,九二本科的,英俊人也爽快,特长是拳击,据他讲为了高中时暗恋他的女同学,在她受到骚扰时他可以一下击落对方几颗牙,我顿时对他产生了好感,以后的日子跟他学了些,但最终我不是拳击的料,也渐行渐远了。毕业后,他改行做了消防器材的生意,每次从烟台来青岛,我们还是要酌几杯的,当然也有他同班现在在济宁电视台的谢新超和在平度任职消防大队长的王亚琳同学。近二、三年来,春节的短信还是有的,当然群发的我不回。

陈华和葛贇是莱西的,与我的老家平度是一河之隔。他俩是上下铺,我的上铺是胶州的刘中东。与我对面的赵颂下铺的兄弟即墨来的吴科业,他年龄最小,序数老六。老六对我的语言有贡献,他当年是愤青的,对我把“北(bei)”读成“(bai)”很有意见,毕业那年我由“平普”变成了“即普”,到现在我变成了“青普”,岁月有刻痕,我离标准普通话越来越远,但对科业的感情越来越深。作为回报,1998年冬季我去了尚在即墨政法委综治科任职科业那里。他不客气,没拿猎枪,5个人5瓶白酒和着10瓶老酒加上红糖姜片一起喝,不知道怎么回家了。期间有过交往,都是以回忆与展望开始,酒场告终。今年春节前后,他上任段泊岚镇。二个月前晚上的一阵惊铃,世界如此小,他与我的一位好朋友喝上了……

2003年4月,我的孩子出生了,家庭的责任感油然而生。自那时起,开始规划着孩子的未来,其中的一项就是由近及远地周游。黄岛区是每年必去的地方,地域开宽,海岸大气,吞吐之势不亚于欧美。每次去黄岛,总要给在黄岛公交公司工作的陈华电话,可能的时候还是要一聚的。他没有变的还是那幅宽厚的眼镜和那敦厚的笑容。在海边的一小店里,斟满两扎啤酒,欣赏海上的云影变幻,扯东拉西,夕阳西下,便打道回府。不久前的一聚,感慨良久,因身体原因他点酒不沾了。前日来过电话,问能否促成航空与公交的长期合作,此事成了一半,航空公司可以给他们去上课,搞培训有关事宜。

在征询陈华毕业20年聚会的内容时,从他那里得到了刘中东的近况。身体有恙,动过手术,嘱咐我有时间方便的时候去胶州看他一下,毕竟机场离机场还是方便些。我上铺的兄弟一直低调至今,每次通话从不直呼我的名字,称我年龄排序的“老大”,字里行间中充满了亲切。陈华说的对,近期得空还是要去趟胶州,去看看这位经常电话不断却从不提自己困难的上铺的兄弟。

“香光庄严”是符合葛贇的特点的,上学的时候他便练习打坐,如今修成正果。不像505宿舍我的老乡葛振臣同学的打坐,身静心动,如今飘忽不定,手机号换了N变,这次聚会还是把他揪出来的。葛贇是我们宿舍变化最大的,二十年来由内敛转型为豪放,应了佛学上的那句话,大概是该吃便吃、该喝便喝,由它去吧……。由此,他酒量大涨,稍有糗事,我俩经常互相勉励。他经常约我去尝尝他家乡产芝水库的淡水鱼,一直没有成行,或许总有一天还是要去的。不只是为了鱼的鲜美,还有上学时和工作后的久违的情谊!

一晃二十年,宿舍的兄弟们随波成长,各有千秋。那份情谊由浓变淳,相信聚会的时候,要有一张合影的。虽是头发稀疏而杂白,但我相信我们的头型变化不大,我们的心里依然年轻。

作者为92级中文专业校友张鹏鹤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2012  青岛大学文学院
联系电话:0532-85951066